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圓通集運 > 財經 > 經濟觀察家 > 正文

人口經濟學/取消生育限制迫在眉睫\攜程集團執行董事長梁建章

2021-01-15 04:23:58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圖:應對低生育率危機,分析建議全面放開生育並減輕養育家庭負擔。 中新社

  日本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開始鼓勵生育,韓國和中國台灣地區也在十多年前就開始鼓勵生育。但到目前為止,這些國家和地區仍然掉入低生育率陷阱。當然,如果不鼓勵生育,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生育率會比現在更低。無論是人口普查還是人口抽樣調查,都顯示中國已掉入低生育率陷阱,全面放開和鼓勵生育已經迫在眉睫。

  近日,一些東亞國家和地區相繼公佈了上一年的出生人口數據:日本2020年的出生人口為84.8萬人,與2019年相比減少1.7萬人,降至1899年有該項統計以來的歷史最低。韓國2020年新出生人口數為27萬餘人,同期死亡人口數為30萬餘人,死亡人口數超過新生人口數,韓國首次出現人口負增長。中國台灣地區2020年新生兒出生數16萬5249人,創歷年最低,死亡數則為17萬3156人,首度出現負增長。

  為了扭轉低生育率趨勢,日本和韓國相繼加大了鼓勵生育的力度。據2021年1月7日人民網報道,日本東京都政府日前決定,從新的一年開始,將在國家提供的42萬日圓(約合人民幣2.6814萬元)生育補助金的基礎上,再獨自追加提供一份生育補貼。預計將會給每名新生兒提供10萬日圓(約合人民幣6384元)的補貼,以電子優惠券的形式發放。

  韓國政府最近也敲定了“第四次低生育率和老齡化社會基本計劃”。根據這項計劃,韓國政府將從2022年起,向有0至1歲嬰兒的家庭每月提供30萬韓圜(約合人民幣1800元)的育兒補助,並在2025年逐步上調至50萬韓圜。此外,韓國政府還將一次性發放200萬韓圜的生育補貼。新政還推出了“3+3育兒假”制度,即父母雙方都為未滿十二個月的子女申請三個月的育兒假,每人每月最高可獲300萬韓圜的育兒津貼,以此鼓勵“夫妻雙方共同育兒”。

  一、中國出生率創新低

  日本、韓國和中國台灣地區2020年出生人口都創下新低,中國內地如何呢?到目前為止,內地尚未公佈2020年出生人口數據,國家衞健委也尚未公佈2020年任何一個時期的全國出生人口數據。根據國家統計局網站發佈的預告,2021年1月18日國家統計局將舉行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新聞發佈會,通常這種發佈會也公佈上一年的出生人口數據。比如,國家統計局在2020年1月17日舉行的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新聞發佈會上,公佈了2019年的出生人口。不過,2020年是全國人口普查年,所以2020年的出生人口數據也有可能推遲公佈。

  2017年至2019年,中國出生人口已經三連降。不論2020年中國出生人口數據何時公佈,中國出生人口四連降已經毫無懸念,這可以從國內一些地區已公佈的2020年前幾個月的出生人口數據得到佐證:2020年上半年,浙江省寧波市户籍出生人口同比下降19.24%;2020年1-7月份,安徽省黃山市出生人口同比減少16.88%;2020年上半年,山東省濰坊市出生人口同比下降25.8%。

  可以看出,上述地級市的出生人口比上年同期減少16.88%至25.8%之間。儘管我們不能將上述地區非全年的降幅推演為全國的全年降幅,但2020年全國出生人口比上一年有較大幅度下降已經沒有懸念。

 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2019年中國的出生率僅為10.48‰,而國家統計局公佈的1949年到2018年的出生率最低值是2010年11.9‰。在1990年以前,出生率最低也有17.2‰,在1957年之前更是從未低過30‰,沒有理由認為1949年之前的中國近代生育率會低於15‰,更不用説2019年的10.48‰,可以説,2019年中國出生率跌至有紀錄以來的歷史最低點。而2020年中國出生率將創下新低。由此可見,出生率沒有最低,只有更低。

  二、嚴重拖累經濟發展

  如果不大力鼓勵生育,中國的出生率和生育率在未來十年將繼續下降。目前22歲到35歲的女性是生育主力。在2020年,這個育齡高峯年齡段對應的是1985到1998年出生的女性。在未來十年,處於22歲到35歲育齡高峯年齡段的女性將鋭減30%以上,這也為近年結婚人數的快速減少及一孩數量的不斷下滑所印證。

  近年來中國的生育率,如果扣除二孩生育堆積,自然生育率僅為1.1左右。按這種生育率,出生人口將以每三十年減半的速度持續性萎縮,這種坍塌似的人口趨勢不只是將對中國未來的發展釜底抽薪,還會從根本上危及中華文明的薪火相傳。

  對於習慣於把人口當負擔的人來説,人口減少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有人認為,降低生育率會促進經濟發展。但實證研究的結論正好相反,生育率更低的地區,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(GDP)的長期增長率反而更低。比如,從1980年到2019年,東北佔全國人口比例從9.01%降至7.71%;而東北人均GDP則從1980年的比全國高39%,變為2019年的比全國低34.1%。也就是説,人口相對減少了,人均GDP卻更低了。

  儘管經濟放緩、貧富差距、環境污染、新冠疫情等問題在短期內更引人注目,但長期來看人口坍塌卻是遠比所有這些問題加起來都更嚴重的危機。過去四十年來,雖然經歷各種挫折和不時出現的中國崩潰論,中國經濟社會始終能快速發展,這背後的基礎驅動力,正是被改革開放所釋放的相對年輕,特別是數量眾多的人口所藴含的巨大潛力。但如果無法大幅提升生育率,那麼長期來看,人口坍塌將會對經濟社會產生巨大的下行慣性,導致整個國力乃至中華文明的全面衰退。

  生育意願低迷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養育成本太高。這種昂貴的養育模式與少子化形成互為因果的惡性循環。也就是説,生育率越低,家庭平均孩子越少,每個孩子的平均養育成本越高,這樣一般家庭越不敢多生孩子,反過來又導致更低生育率。除了需要承擔高昂的直接經濟成本,父母還面臨越來嚴重的看護困難。相對於其他國家,中國的託兒機構普遍稀缺。可以説,在中國養育小孩的痛苦指數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。

  目前,生育率低於更替水平的國家和地區,鼓勵生育是常態。對生育家庭的經濟獎勵,往往是累進制,特別是獎勵第三個及以上的孩子,金額可讓新生兒父母維持體面的生活,產假和育兒假甚至長達一年半,而僱主也被要求對育兒母親甚至父親提供再就業保障和育兒便利。很多國家和地區特別注重規劃託兒和育兒的設施和服務,確保義務教育,為家庭解除養育的後顧之憂。在這些措施下,西歐國家和俄羅斯的生育率近年都略有回升,但迄今還沒有將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的先例。相比而言,中國家庭的生育意願全球墊底,甚至只生一個孩子當成默認選擇。要應對低生育率危機,全面放開生育並通過減輕養育家庭負擔來大力鼓勵生育刻不容緩。

  不久前,中國民政部長李紀恆撰文表示,目前受多方影響,中國適齡人口生育意願偏低,總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線,人口發展進入關鍵轉折期。我們認為,新近公佈的“十四五”規劃建議提出的增強生育政策包容性,預示着取消生育限制,全面放開生育;而降低生育養育成本預示着鼓勵生育。我們期待“十四五”規劃建議的人口政策改革的具體措施早日出台並得到落實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